2022年5月28日 08:47 设为首页 | 公共邮箱 
 
首 页 关于四环五海 服务领域 信息中心 政策法规 党团工专栏 诚聘英才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
 
登录
用户名:
密  码:
 苏家的故事(八)
 疫情下的生活有感
 宝藏
 春日遐想
 春风
 网课
 总督胡宗宪(二)
 逝者安息,中国加油!
 2022年春节联欢晚...
海阔天空   当前位置:首页 > 海阔天空
苏家的故事(八)
发布者:云  发布时间:2022-4-21  阅读:108

宋金华

从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,我有个舅舅是城里人,曾一时是我炫耀的资本。

但这个舅舅只是个传说,与我的生活没有任何交集。母亲提起二舅时总是充满了同情和怜惜。

我和姐姐住在苏家的那几年,苏老太太除了骂我父亲外,另外就是骂二舅母了。因为二舅自成亲后,没有回过苏家。

据说二舅带着二舅母回了军马场,好长时间都不出门,大家对这桩婚姻,百思不得其解。二舅母长相与二舅相差很远,基本生活几乎不能自理。二舅成家后,场里分给了两间房,带一小院子,添置了家俱,小院种上花草蔬菜,这些都是二舅在打理。二舅母不会用煤气炉,不会做饭,去食堂饭票都算不清,更不懂与人交流,二舅对她是百般嫌弃,头几年二舅母也确实受了不少委屈。也真佩服她卧薪尝胆的本事,在大表姐出生后,彻底翻了身。

二舅冷落了她好几年,怎样的情景之下成就的好事不得而知,总之二舅母怀了大表姐后,家庭地位才得以稳固。二舅和二舅母生了仨孩子,看来都不是爱情的结晶。表姐和表弟随母亲,五短身材,表哥随父亲,白净修长。

大表姐出生后,二舅捎信家来,苏老太太带着小女儿去伺候月子。这是苏老太太第一次出远门。多年之后,我开车带着母亲、二姨、小姨姊妹三人再去孤岛,一路上小姨惊诧变化之大,沿途楼房林立,道路宽敞洁净,一派现代城市的模样。当年她们娘俩是坐长途车去的,苏老太太背着一篮子鸡蛋,小姨抱着家养的两只母鸡,挤在长途车上,连个座位都没有,走走停停,颠簸了大半天,路上尽是荒郊野地,稀稀疏疏的村落,更显得路途遥远。二舅在车站接驾,娘俩俨然如逃荒一般。

苏老太太本打算在二舅家住一段时间,过过城里人的生活,然后衣锦还乡,享受村里茶余饭后议论的荣耀。谁知道在孤岛待了不到一周,就匆匆回来了,发誓老死不相往来。后来小姨给我母亲说,二哥哥真可怜,二舅母整个一个母夜叉。二舅母知道了二舅退婚的事,又怀疑他有旧相好,想起这几年的被冷落,依仗为苏家添了后代,所有委屈全都爆发出来。二舅是知识分子,在场里是文质彬彬的秀才,对二舅母的非打即骂毫无还击之力,况且二舅母怀孕期间还经常去学校查岗,对二舅身边的女性都充满敌意,弄得二舅在场区抬不起头来。苏老太太生性刚烈,在苏家那是说一不二的,怎见得儿子受这种委屈,一边大骂儿子软弱,一边感叹家门不幸,心理懊悔当年的决定。

发誓归发誓,毕竟一家人,打断骨头连着筋,每年新下来的小米,刚挖的地瓜,现晒干的红枣,小孩子的衣服,苏老太太都是大包小包托人捎往孤岛,印象最深的是小姨给二舅家做的鞋子,大大小小摞起来一米多高,布料都是特意准备的,比我们平常穿的要精致很多,姐姐看着稀罕非要一双,一向温柔的母亲却发了火。

有一年大表姐回苏家过年,母亲带着我和姐姐去苏家。苏家像迎接公主一样,尤其是二姨,特意把大表姐接到她家,狠狠得风光了一回。大表姐一口普通话,穿着时尚,见识也广,在两个豆芽菜般得我们面前,更是鹤立鸡群,令苏家昏暗的老屋里,蓬荜生辉。

东西捎到孤岛,除了捎回几件旧衣服,很少见到回头货。用二舅母的话,家里一群穷亲戚,这坑填不满。二舅一家五口,只靠二舅的工资,凭良心说过得挺紧巴。二舅是苏家鸡窝里飞出的金凤凰,却没有帮上苏家和几个姊妹,是他心里永远的伤痛。

苏老太太去世那年,二舅没有回苏家,派来两个儿子,表哥和表弟替父亲完成了整个仪式。

后来城乡之间的差别越来越缩小,况且我们表姊妹几个过得还算不错,前几年母亲提议,去孤岛看看二舅。

我开车,满载也就5个人,大舅行动不便去不了,最后定了母亲、二姨、小姨和姐姐,其他愿去的自行安排。

那天二舅全家人都在,当年的小院已换成了楼房,一家人出来迎接,二舅被表哥搀扶着,像风中摇曳的树叶。

二舅很清瘦,很白净,依稀还有当年洪常青的影子。

看得出二舅很激动,拉着母亲说不出完整的话来,大概是表达你们好好的过,不要来看望我,浪费钱。表哥说二舅早几年就得了老年痴呆症,平时都是大表姐伺候。当年骄傲的大表姐,已是中年妇女形象,胖胖的身材,不修边幅,早些年买断工龄,出去闯荡了几年没成功,干脆回来侍奉老人。表哥在一家企业上班,表弟是政府职员,我们多年的差距算是找平了不少。

二舅母倒是身体很好,脸色红润,是虔诚的佛教信徒,从见面就拉着我传教,说我有慧根,大有渡人之意。临行时收拾了一包旧衣服给我们,被表哥一把挡住扔了回去。

分别时兄妹四人抱头痛哭,老泪横流。表哥和我举起手机,定格了这一历史时刻。

这次竟真成了永别,回来后的次年,二舅二舅母先后去世,大舅大舅母也先后去世了。苏家还剩下三个女儿,母亲姊妹三个倒是常聚,每月都会在一起住上几天,相当于我们表姊妹五个的三个妈……

 

未完待续……

 
 
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滨州四环五海会计师事务所 2011-201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 Auto Parts All Right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