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年5月28日 08:15 设为首页 | 公共邮箱 
 
首 页 关于四环五海 服务领域 信息中心 政策法规 党团工专栏 诚聘英才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
 
登录
用户名:
密  码:
 苏家的故事(八)
 疫情下的生活有感
 宝藏
 春日遐想
 春风
 网课
 总督胡宗宪(二)
 逝者安息,中国加油!
 2022年春节联欢晚...
海阔天空   当前位置:首页 > 海阔天空
总督胡宗宪(二)
发布者:云  发布时间:2022-4-21  阅读:63

缪惠滨

当时的益都,虽没有江南的富庶,但比起西北的偏远、南夷的刁蛮,已然不失为风水宝地。初出茅庐的胡宗宪,勤于政务,也是顺风顺水,但是接下来却遇到了天灾人祸。当时的水利系统尚不成熟,旱灾、蝗灾接踵而至,饥不果腹、无家可归的村民占山为寇,一时间盗贼盛行、民不聊生,稳固的民生开始风雨飘摇。针对旱灾,胡宗宪斋戒祈雨,虽然现在看起来有些愚昧,但是当时,也可谓是尽心尽力。针对蝗灾,胡宗宪深入民间,发动每年每户捕捉,甚至命令“有讼者,掘蝗子若干免徭役”。他的全心投入,带动了百姓的热忱,蝗灾被控制,也迎来了久违的雨水。胡未享受喜悦,继而上书请示颁布法令,减免税赋,休养生息。胡却异于常人,并未直接予以镇压,而是深入民间,慰以恩信、示以利害,通过挨家挨户的专访进行招抚,更令人意外的是明示盗贼回家既不追究。鉴于祈雨制蝗树立的威信,很快盗贼解散,百姓安居乐业。胡的心系于民,得了人心,有了政绩。胡的突出不仅在于解决既有问题,还能解决潜在问题。赋税,主要还是要依靠当地的乡绅大户,而这些人,往往在地方有一定的势力,也不乏上层的关系,他们的赋税一直拖欠,以往的知县深知此事难办,来软的没用,来硬的怕得罪人,也只能睁之一只眼闭一只眼,胡也是限期缴纳之后再无措施。期限已至,胡到乡间造访,乡绅们也并不意外,意外的是他的态度,他先与之促膝谈心、把酒言欢,粮赋却只字不提。酒过三巡,手下前来报告“纳粮期限已至,如何?”热闹的宴席上,忽然静下来,乡绅们面面相觑,有些尴尬,又不好离场。胡似乎很惊讶,“限也,我忘之”,接下来的话,才是关键“民其幸我耶,姑俟来日”,既然大家这么给我面子,姑且就明天吧,说的既诚恳客气,又不容置疑,让人既感动,又察觉到他是个厉害的角色。之后乡绅们也确实缴纳。《青州府志》记载“民且畏且感,输辙倍之”。

初入仕途的胡宗宪,在益都县,历经几年的历练,解决了许多历史遗留问题,逐步做的风生水起。胡宗宪凭借其心系于民的坦诚、无畏艰难的魄力开始给上层留下较好的印象,嘉靖帝也开始注意到这个青年人的作为,为日后的升迁之路,做了必要的铺垫。

1542年,意外的噩耗传来,母亲方氏病逝。按礼制,他要守孝三年。益都百姓纷纷“上书挽留、奔走悲号、如失父母”,衡王府特作《青齐十异政图赋》来褒扬胡宗宪的政绩。然而,胡父也因丧妻之痛身体每况日下,于1544年病逝,胡宗宪为双亲守孝的时间,跨度长达五年,他的年龄,也由三十乃至三十五岁。古人云,三十而立,这五年恰是人生日趋成熟的黄金五年。从喧嚣的官场暂时抽身的胡宗宪,回归家园,心情渐渐平复下来,精心研习,让他难得地重新审视整个官场和自己的职业生涯,未以后的厚积薄发储备了充足的能量。

 
 
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滨州四环五海会计师事务所 2011-201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 Auto Parts All Right Reserved